“双十一”前卖断货这台小麦播种机为何这么火

  “研发机具得到越来越多农户认可,节本增产增效显著,目前机器又售罄了。”10月30日晚,该机器的研发者之一,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四川省农业科学院作物所汤永禄研究员在微信朋友圈说道。

  汤永禄所说的机器,指的是稻茬小麦免耕施肥播种机,是由四川省农科院作物研究所小麦栽培技术团队和德阳市中江县泽丰小型农机制造有限公司联合研制的。

  当前,正值全省冬小麦播种生产开局之际。11月4日,中江县泽丰小型农机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舒泽刚还在不断接到省内各个地方的农业合作社、种植大户的来电,询问小麦播种机的购买情况。

  “该台机具一台为16500元,且已被纳入农用机具补贴范围,补贴力度达到4200元。”舒泽刚介绍,从2017年的40台到去年的100台左右的销量,再到今年超过150台的销量,让接触农用机具50余年的他非常惊喜。“这台播种机今年已卖出了150多台,这几天还有很多农户想买,但没有货了,公司也在加紧生产。”舒泽刚说道。

  播种是作物生产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环节,播种质量的高低直接影响作物生长发育和产量形成,也影响成本投入和经济效益。汤永禄告诉记者,播种过程涉及众多环境因素(如土壤、水分、秸秆等)和技术因素(如种子处理、播期播量、合理施肥等)。对于稻麦轮作系统而言,对小麦播种质量影响最大的因素当属土壤质地、土壤水分和水稻秸秆,不仅单一因素影响大,而且三大因素的叠加效益更大。

  因此,在播种环节实现便捷高效的机械化,对于小麦产业发展和种粮农户致富尤为重要。

  回顾播种机的研制过程,汤永禄介绍,其团队长期着力于稻茬小麦播种技术研究。从1980年的免耕技术研究,到1990年的免耕露播稻草覆盖栽培技术研究,再到本世纪初开始的免耕带旋播种技术研究,不同历史阶段解决了不同的技术难题。

  “第一阶段为2004年至2012年,我们以手扶拖拉机为动力,进行整体设计。”省农科院作物所研究员李朝苏告诉记者,这一阶段要求水稻收割时进行秸秆切碎抛撒处理,播种时一次性完成播种、施肥等工序。

  该阶段的优势在于,机具小巧轻便,工作效率较高。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呈现出手扶拖拉机越来越少,动力与播种器一体化设计限制了动力的多元化使用等劣势。另一方面,收割机也从小型半喂入式发展到体型较大的全喂入式,开展社会化服务的农机手在追求作业速度的时候,不太愿意进行既慢又耗油的切碎作业,高茬收割盛行。

  第二阶段为2013年至2019年。“我们从机具设计、农艺优化、动力类型的角度,研究形成了灭茬带旋播种技术。”李朝苏说,这彻底解决了稻茬小麦播种难题——从“播不下、出不齐、长不好”转变到“播得下、出得齐、长得好”。

  “四川造”升级版免耕播种机的规模化应用始于2017年。汤永禄介绍,当年临近小麦播种的时候,广汉市金鱼镇的种粮大户吴春正为水稻收获很晚、秸秆量大,不知道如何播种而发愁。咨询汤永禄之后后,他购买一台灭茬机和2BMF—12型免耕带旋播种机,仅用8天即完成600亩播种。

  “当时使用这台机具,病虫草防控大幅减少至3次,不完善粒0.45%,与以往相比,小麦不仅播得下,还播得好。”吴春告诉记者,最终平均亩产为480公斤,亩产值达到1209.6元,扣除总成本450元/亩及分摊的土地租金400元/亩,获得净利润359.6元/亩,600亩获利21.56万元。

  “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今年就购进了17台播种机,用于推动当地小麦抗湿播种。”汤永禄介绍,近几年,升级完善后的新一代机具,不仅仅是在川内运用广泛,更是走出了蜀乡,在河南、江苏、安徽、湖北等多个小麦主产省的稻茬麦区表现良好。